?
字體大小:T T T

行業資訊

醫藥電商價格直逼“4+7”!大品種紛紛跳水

發表于:2020-04-30 15:12  瀏覽次數:

    醫藥網4月30日訊 疫情期間4+7品種在電商渠道上的價格大變,或許預示著藥品價格體系重構走進了一個新的階段,而對于醫藥企業來說,其背后孕育著的是危機還是機遇?
 
    “第一批4+7品種中,有一大半在疫情期間降到了4+7水平。”京東健康醫藥部總經理金恩林告訴E藥經理人,第二批國家集采的品種目前也正在談判,爭取拿到4+7價格。
 
    而在一年前,4+7試點落地初期E藥經理人采訪金恩林時,他表示“在和主要廠商溝通,希望能夠允許在平臺上實現分區域定價,但在4+7還未出現很大擴張的情況下,(廠商)不會允許我們把價格降的那么低的。”
 
    但一場疫情,在短短兩個月內的時間,就將大部分4+7產品在醫藥電商上的價格拉低到了洼地。
 
    “只要20塊錢一盒了。”原先經常在醫院購買波立維的小郭,在疫情期間嘗試利用電商渠道購買藥品,她發現氯吡格雷這一4+7品種的原研藥已經降到了20元,而在4+7擴面時,波立維的中選價為17.8元,在院內市場受阻的疫情期間,大量產品在電商渠道上的價格已經直逼4+7。
 
    01.價格形成多級落差
 
    氯吡格雷在2018年納入了“4+7”集采試點,當年信立泰以22.26元(75mg*7)的價格中選,單片價格約為3.18元,而這一產品在此之前的價格大致在8元/片左右。到了2019年4+7擴面時,石藥、賽諾菲、樂普分別以約2.44元/片、2.55元/片、2.98元/片的價格中選,信立泰出局。
 
    E藥經理人在天貓和京東搜索賽諾菲的該產品時發現其最低價為20元,每片差不多3元,與4+7擴面價格相比多出不到0.5元,比實施4+7之前的價格便宜了大約10元/片,而樂普的氯吡格雷在電商上的最低價格則為4.3元/片,高出中選價44%,但相比4+7之前也降了一半左右。擴圍時出局的信立泰在1藥網、京東等平臺的最低價則與4+7中選價一致,為3.18元/片。(提示:電商藥品價格可能隨時變動,文中提及價格為成文當天的價格。)
 
    值得注意的是,E藥經理人在北京市內的一些藥店也詢問了相關產品的價格,發現零售藥店的價格則幾乎都是4+7之前的價格,未有明顯的松動,包括餓了么、叮當快藥等O2O平臺上北京地區的價格也未有明顯松動。O2O渠道雖有一些價格滿減活動,但相對于B2C渠道上逼近“4+7”的價格,仍然高出數倍。
 
    對此,曾參與創辦九州通醫藥網、京東醫藥城、餓了么醫藥O2O板塊的行業資深專家邵清近期在一場直播課程中表示,效率、成本和體驗是醫藥電商的三個關鍵點,O2O模式的成本是上升的,效率不見得提高,但是體驗比較好,而B2C核心是成本的問題,京東、天貓、拼多多就是拼成本,B2C的價格一般比線下低15%,甚至50%以上,這是集約效應。而在4+7產品上,由于院內打出了洼地,在電商議價能力提升的同時,價格落差也更加巨大。
 
    此外,E藥經理人觀察發現,在B2C渠道上價格降至接近4+7水平的產品還有華海的鹽酸帕羅西汀、科倫的草酸艾司西酞普蘭、普洛康的左乙拉西坦、阿斯利康的吉非替尼等等。
 
    但并不是所有的中選企業都會選擇以4+7價格供應,能供應4+7價格的也未必是中選企業。
 
    例如哮喘經典用藥孟魯司特鈉。4+7擴圍時安必生與默沙東以約3.8元/片的價格中標,但在京東、天貓等渠道上,兩家的最低價分別為6.2元/片、5.8元/片,與4+7之前的價格相差不多,相對線下約為7折。但4+7未中選的魯南貝特的價格則與4+7一致,為3.8元/片。
 
    金恩林也表示,在與制藥企業談判時,如果中選廠商未能同意以4+7價格供應,在保證品質的同時,會與其他企業的相應品種進行談判。
 
    此外,仍然有一些品種價格堅挺。例如4+7時降價幅度“驚人”的恩替卡韋。在2018年底的4+7投標現場,正大天晴的潤眾以超90%的幅度降價中選,乙肝經典用藥潤眾的價格由392元/盒大幅降至17.36元/盒,在2019年4+7擴面時另外三家中選企業的價格更降至10元以內。
 
    但在電商渠道上,潤眾的最低價格在135元以上,擴面時以3.83元/盒中標的東瑞制藥的雷易得價格也在百元以上,處于中選價與原價格之間。但在電商渠道上也可以搜索到一些價格低于百元的產品,這些產品大多都是未中選、未過一致性評價的產品,但其中最便宜的產品也在4+7價格的數倍之上。
 
    對于不同企業選擇不同的價格策略,醫藥營銷專家、思享廣告總經理李衛民認為這是一個暫時的現象,目前的院內外價格體系不是十分透明,仍然會有患者選擇線下零售渠道買藥,醫藥企業目前仍然是在衡量價格體系“透明與不透明”之間的收益,而在疫情期間醫藥企業注重到互聯網渠道的推廣,同時對于不少患者而言,4+7價格有無支付方也不是十分敏感。
 
    李衛民認為,醫藥電商目前的議價能力較高,未來在價格上將會隨著集采擴圍無限接近4+7,藥店也會被迫降價,價格體系的透明度會越來越高。
 
    而目前選擇院外高價策略的企業或許是在院內被大幅壓低價格后回收部分利潤的權宜之計。一位上市醫藥公司總裁向E藥經理人表示,其某產品在去年的4+7擴面時落選,目前基本放棄院內市場,在零售渠道采用高價策略,“有人要就賣,比中選產品的利潤率還要高一些”,地方藥店在社保清零時“會做一些促銷,報社保的時候會寫別的產品,有很多對策。”
 
    但電商將價格壓到4+7之后,是否還會有利潤?李衛民表示,4+7品種利潤不大,但是通過這些低價、常用品種獲客的成本較低,賺取的是流量。在采訪過程中,一些醫藥電商業內人士則將波立維、立普妥等4+7大品種稱為“引流品種”,盡管其在醫藥電商的銷售份額不大。
 
    02.藥企逐步走上前臺
 
    醫藥企業對于電商渠道的態度正在轉變。
 
    疫情期間京東大藥房聯合多家藥企推出了慢病用藥福利,慢病患者可以通過京東大藥房提供的復診、續方、購藥、配送等服務解決疫情期間的購藥難問題。阿里健康也在2月連續推出“買藥不出門”、“慢病福利計劃”、“湖北地區缺藥登記”等多項服務。
 
    相對于疫情之前,這次醫藥電商推出的“慢病用藥計劃”顯然更有價值。由于院內醫療資源擠兌、民眾出行不便等原因,醫藥企業和患者都將目光投向了互聯網渠道。京東健康表示,疫情期間4+7產品在內的部分慢病用藥銷量增加了數倍,而且之前難以拿到的4+7價格在疫情期間迅速達成。類似的情形也發生在天貓醫藥館。
 
    據金恩林介紹,疫情期間還借助醫藥企業邀請了不少專家進行直播,對慢性病用戶提供健康科普和用藥指導,作為慢病用藥福利計劃的一部分。“專家的患教、線上問診和平臺優惠是我們調動藥企的三個點。”金恩林表示。
 
    “現在工業企業參與度很低,未來參與度會越來越高。”邵清斷言,工業企業未來會大幅走向前端,其與渠道、消費者的關系都會發生變化,工業企業的服務能力和供應鏈是能夠給互聯網電商、連鎖藥店賦能的,他認為目前工業企業和零售渠道的合作不是非常的相向而行,目前仍然在談消費額、利潤率,還沒有開始真正談到大范圍的消費者服務。
 
    李衛民對此也持有相似觀點,他認為,以前“醫”和“藥”的對接主要依靠政府,未來制藥企業將要轉向賣解決方案,包括患者教育、慢病管理,甚至包括基因檢測、康復器械、商業保險等等,最終醫藥還是不能分家的。
 
    但目前互聯網醫藥的發展仍然存在一些障礙,李衛民表示,不少環節仍未打通,例如醫保和醫生。公立體系仍然占有醫生和醫保資源,醫生的教育、培養都在公立體系內,醫療檢查的互認也還未達成,對于醫保支持線上醫療服務目前已有松動,但大多仍然僅是支持公立醫院和醫保定點藥店的網上服務,而在電商渠道購買4+7產品雖沒有醫保支持,但隨著其價格大幅下降導致不少患者對其價格的敏感度下降。
 
    有互聯網醫療界企業表示爭取醫保仍然是“與虎謀皮”,但李衛民則持有樂觀的看法,他認為每推進一步,生態的掣肘就會打破一點。

?


哈藥集團公眾號 哈藥集團微博

法律聲明 | 聯系我們 | 隱私政策

Copyright © 2013-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黑ICP備14002837號  互聯網藥品信息服務資格證書編號:(黑)-非經營性-2017-0009 黑公網安備 23010202010049號

欧美一级高清片,看av,欧美性交,在线视频网站